闪电战永久奖励码礼包

  • 阅读(233)
  • 点赞(644)
  • 收藏(287)
  • 日期(2020-05-06)

       那时,家里除了爷爷奶奶、二爷爷二奶奶,再也没有一个大人了。那年长安烟雨夜,我们抚琴歌舞;那年,我们清明湖畔饮酒作画;那年。那时的河水清澈见底,蔚蓝的天空映照在水底,甚至让人产生想触摸的冲动。那时,几乎每一位听众都为他捏了把汗,内心的感动,疼惜还有酸楚都凝聚在掌声里。那年也是这样的时节,我又回到了故乡,农忙时节,家里只有老人和孩子留守。那时的我也经常神经兮兮的,见到流星就许愿,不知许了多少美好的愿望。

       那时的父亲健壮豪迈,也细腻深情。那时的雪,真美啊,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那时,我们总是把红皮鸡蛋收起来几个,留着以后慢慢吃,以使节日的欢乐多延续几天时间。那时冬天很冷,雪人要过很久很久才会化掉呢。那时的你,目光纯净而深情,心灵真挚而坦诚,为人处事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立场,开心时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思索时像个深沉的长者。那年春节,正月初四,你的他一大早哼着小曲乐颠颠地出门赴宴,隔天却直挺挺地躺在冒冷气的冰棺里。

       那时,在翘首的盼望中,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端午节。那袅袅的茶香弥慢小屋,而我浓浓的相思早已随着茶香飘向天际,让明月捎给我的亲人。那柔弱而又生意盎然的风度,常在无言中教导我一些最美丽的真理。那时的我就像一个站在寒冷的冬季里,却依然在盼望着绿树成荫的孩子,幼稚的想法已经脱离了现实太远了。那年深秋在秦皇岛老友夫妇陪同看过野长城进山,看见的就是类似的山水,就是这样石头有些光滑而松柏森然的地方。那时,妻还是我的女友,很少干农活的她,竟然主动帮我打禾,让我既心疼又高兴。

       那年我,考过两次托福,成绩都很糟。那年秋天,母亲的精神转好,抽空便会在院子里的阳光下缝制被面。那扇与玻璃并排的木板正中,有一枚黄澄澄的锁眼,从未打开的柜门里,藏着什么秘密呢?那时的我,竟不知白鹭是怎样一种鸟,更不用说见过了。那时,正是暮春三月,闲暇之余,漫步校园,蓦然回首,校园小径尽头的后花园周围,竟然也是桐花盛开的地方!那声敞开心扉的招呼,暖到客人的心窝窝里,言语土得掉渣,情却真得一点不含糊。

       那年刘大志和刘宗怀家为小孩打架扯皮,刘宗怀摆起大酒席喊我去调解。那年,我终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离家百里的县一中,一周只回家一次。那年刚开春小麦才返青,家里就没有粮食了,媳妇从楼上收拾完大麦囤里仅剩下的一点麦子磨成面粉还不够白蛇吃一顿。那轻轻一个回眸,我不言,你不语,只相视一笑,便会缱绻了所有时光。那时,刚结婚没多久,言辞凿凿的肯定:离婚!那时的我们会发现,我们竟然不知道何时爱上这个城市,爱上这个城市的一草一木,爱上这个城市的每一条街道,甚至连蓝天、土地都爱的那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