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热线电话

  • 阅读(457)
  • 点赞(800)
  • 收藏(493)
  • 日期(2020-05-04)

       母亲将陈皮洗净,剁碎,放入明晃晃的玻璃杯中,加入滚烫的热水,只见陈皮随着热水精灵一般地翻滚,此时我想到母亲人生的起起伏伏,在命运的热浪中,母亲不断地被病痛折磨,却大半生如这陈皮一样,不断地与无常命运逐渐融合。母亲对点亮和打亮这两件事情看得重。母亲起晚了,望着早已经结束的晨练一脸怅惘,我与妻子承诺早上六时准时叫醒母亲。母亲听完父亲的话就像一个听话的孩子一样爬上父亲半蹲着的背两手抱住父亲的脖子,父亲背着母亲吃力的站起来趟着水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母亲临产时和梅阿姨住进了同一间病房,就这样,我的出生和倩只相差几天,而母亲和梅阿姨当时又是在同一个市场做生意,所以注定了我和倩的友谊。

       母亲很勤劳,走过许多不同的路,也很坚韧,坚强。母亲也从未提起,姐姐们也讳莫如深。母亲说完,转身走了出去,一会儿,她拿进了刚才情急中被她扑灭了的火盆,把火盆放在里屋中间后,她走到院外草堆上拽了一小把麦秸杆放入盆底,然后嗤啦一声划着火柴,把麦秸秆点燃,接着,母亲又把她刚拿进来的几根干柴放了上去,一阵黑烟过后,火盆的火苗呼呼窜了出来。母亲的信母亲的信母亲是个地道的乡下女人,常年穿着侗家人的蓝色粗布衣裳和自家绣的碎花边布鞋,母亲不爱打扮,没有一件像样的首饰,也没有一件城里女人们穿的漂亮的衣服,母亲最宝贝的东西除了过世的祖母留下来的一个银色的手镯,便是一打木箱子里放着的信。母亲活着,我的心里就不会有那种空落落的感觉。

       母亲忙完这一连串动作,才笑着说:不要紧,包谷杆断了,嫩包谷可以背回去煮吃,没哪样损失。母亲时,在这间老屋生下了我,成为这个家庭的第一个孩子。母亲有一手好本事,善于诊治婴儿疾病和端正孕妇胎位,还会为人推拿按摩治疗闪腰岔气。母亲出身农家,是长女,小学没毕业便担负起生活重担。母亲常年一个人坚持自己在家里,时间的流逝都慢慢悄悄的填满了她脸上的沟壑,像是年轮的诉说。

       母亲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泪都快流干了。母亲问他在外面过得好不好,但他用一首《岁暮到家》的诗,给母亲撒了一个谎: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晨。母亲告诉我:立秋的日子,百草叶子都会有一道痕迹,那是生命成熟的记号,也是衰老的开始。母亲呀,母亲,女儿很少会给您提要求,但一旦女儿我向您们提出一个要求时,您们会毫无犹豫去满足我这个要求。母亲抬起头,不以为然地笑笑说:什么都不如棉被暖和,冬天,一床棉被盖在身上,连梦都踏实!

       母亲每次都是这样,一做好饭,就差我去送,我也很乐意去的,知道他是个好人。母亲杨金凤祖籍陕西武功,出生在银川。母亲落泪了,一辈子坚强的母亲,一辈子在别人面前很少流泪的母亲,在她的整个生命里,在她心灵最柔软的深处,藏着的就是外公外婆。母亲听后,心里悲痛万分,眼泪立即从眼角浸出,湿透了枕头。母亲就穿梭在它们中间,老皱的脸上印出了一种干干净净的微笑。